病毒捕手:蒙城疾控流调人张凯
阅读次数:2870 作者:编辑: 蒙城县疾控中心 发布时间:2020-02-26 15:24
[ 字体:]

“我们也是血肉之躯,也担心害怕,但是疫情来了,作为流调队员,我们依然会冲在第一线,战斗在第一线。”这是蒙城县疾控中心病毒捕手张凯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一段话。

2020年春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席卷全国大部分地区。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责任。1月27日下午5点,县第一人民医院报告一例高度疑似患者王某,有武汉返乡人员接触史,正在转运传染病区途中。接到指挥部指令后,张凯和其他流调队员立即穿戴防护服,第一时间走进了县第一人民医院传染病隔离区。

张凯是蒙城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公卫办副主任,既是一名流行病学调查者,也是一名疫情应急处置人员。跟公安做笔录、记者做采访类似,流调的第一步工作是:问。“14天内到过哪些地方?每一天的移动轨迹是什么?乘坐了哪些公共交通工具?接触了哪些人员?去过哪个医疗机构就诊?”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调查询问,患者王某再也回忆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流调组才走出传染病隔离区。

刚离开隔离区,流调组马上接到调查指令,患者王某家庭成员在县第一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医学观察,张凯和其他流调队员再次穿上新的防护服赶往县第一人民医院发热门诊进行调查。到了门诊才了解到门诊只有患者王某的丈夫和儿子,两个女儿已转送到传染病隔离区进行隔离观察,几经周折,完成调查,此时已是深夜。带着饥饿、疲惫的身体,流调队员们匆匆赶回到单位。

流调费时费力,危险系数高,对密接人群和部分疑似病例,需流调人员进入隔离区进行面对面交流。1月30日下午4点,为进一步核查王某及其亲属(疑似患者)的行踪和接触人群,张凯和流调队员们再次穿上防护服进入传染病隔离区,在长达4多个小时询问中,得到了疑似患者每一天的行动轨迹及接触的人群,为进一步查找出更加详细的接触者,避免更多的人感染提供了可靠第一手资料。

流调费时费力之外,要求却又很紧。高度疑似病例在完成问询、咽拭子采样送检等程序后,关于他/她的流调报告要在24小时内完成。每当流调结束,他们就会马不停蹄赶写流调报告,这些来自疑似病例流调的“一手素材”,将为各相关部门在医治、消毒、管控、预防、处置等工作环节提供参考。

目前,流调虽有一些高科技手段加持,但流调工作仍普遍以传统的询问方式进行。线索繁杂琐碎,患者隐瞒或回忆不全;监控录像保存时间太短、数据信息共享不足;密切接触人员多,防护不足有暴露风险……他们要面对一系列难关。

张凯和他的流调队员们正如福尔摩斯般的探案者,更是超能的“病毒捕手”。他们跟踪病毒,关切每一例病患因何患病;与病毒赛跑,找到密切接触人群尽早隔离观察;回溯病毒来源,在病例间探寻联系,直至找出最初感染的“零号病人”和释放病毒的潘多拉魔盒。

哪里有疫情,哪里就有流调人员的身影。目前,张凯和他的战友们已经30多天连续奋战在抗疫一线,用他们的专业、无畏追踪病毒,与病毒赛跑,与疫情抗争。

防控就是责任,战时用我、用我必胜!这是每一位疾控人内心的真实写照。“没有过不去的冬天,没有到不了的春天。”我们将不畏艰险勇敢向前,坚决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这是所有疾控人的铮铮誓言。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新闻